在微博為明星刷流量的行為在粉絲圈內被稱為“掄博

  • 时间:

【5G人才平均月薪】

近日,新京報獨家報道,幫助蔡徐坤獲得1億微博轉發量的幕後推手“星援”APP被查封。流量、偶像明星、粉絲經濟背後的灰色鏈條再一次被推向輿論漩渦。

其中,據天眼查信息顯示,可檢測愛豆上下線的超級星飯糰成立於2013年6月27日,所屬公司為雲智聯網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註冊資本500萬。而超級星飯糰於2013年至2015年先後獲得過四輪、至少2800萬美元的融資。可見,這些明星相關的APP,往往只需少額的成本,便能借助粉絲經濟和偶像市場的紅利,製造可觀的數據、牟取相當的暴利。

蔡徐坤只是“星援”服務的諸多明星之一,該App還製作了“明星熱度排行榜”,以進一步激勵粉絲進行“掄博”,半年內便吸金800餘萬元。報道指出,經北京市公安局網安總隊聯合丰台網安的一同介入調查,最終揪出了“星援”,並於3月8日將4名涉案人員全部抓獲。

飯圈習俗,產業暗斑流量明星的超高人氣可直觀顯示在其微博的轉發、評論與點贊量上,“流量作假”之於娛樂圈已是個舊話題,或者說已是見怪不怪的現象。

今年年初,央視新聞頻道在《“驚人”數據的秘密》專題中,特對“流量明星數據造假”進行了報道,其中就包含了蔡徐坤去年一條獲得了1億次轉發量的微博。據報道,此次被端的“星援”APP正是此前被多家官媒點名批評的蔡徐坤那條獲得了“1億次轉發量”微博的最大幕後推手。利用粉絲的愛以及為偶像發電、刷量的需求,該APP半年內吸金800餘萬元。

不管是掄博也好,投票、打榜、應援也罷,都已是娛樂圈常態。只要花錢,評論、轉發、點贊均可達到想要的數據,流量背後已然形成了一條可視化、可操作的產業鏈。粉絲為何要耗費時間、精力和金錢去為偶像沖數據?道理其實很簡單。

在被譽為“偶像組合選秀元年”的2018年,蔡徐坤站上金字塔尖。

且就當下市場環境來看,近年來圍繞粉絲應援而發生的投機、操縱、斂財行為屢屢發生,市場亟需整治已是不爭的事實。更何況,但就刷量行為來說,看似是數據造假,但背後亦有著和網絡黑產的深度綁定。靠“流量造假”堆積起來的虛假繁榮,對明星本身是損耗,對資方而言也是陷阱。

而放眼市面,類似於“星緣”這類的APP其實並非少數。應援寶、愛應援、超級應援、超級星飯糰……諸多APP都在為粉絲提供追星應援服務,同時也會滿足客戶及用戶廣告投放、活動策劃等應援需求,進一步發展粉絲應援、拓寬周邊市場。

當下市場,很多時候高流量即等於高市場價值和回報,因此明星在社交平臺的粉絲基數和熱度變成為其自身價值的一部分。一直以來,鹿晗、吳亦凡、楊冪……諸多流量明星一再被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市場迭代,流量為王,曾經是他們,如今有了蔡徐坤。

在微博為明星刷流量的行為在粉絲圈內被稱為“掄博”,網上搜索該關鍵詞,諸多與此相關的介紹、解答與教程映入眼帘,其中多以粉絲為明星個人掄博教程相關。與機器做出的無靈魂“買轉”不同,“掄博”需要粉絲付出真情實感、耗費精力去做:通過大量轉發明星的微博,增加其曝光率,進而助力其登上熱搜榜,獲得更多關註度。

為何總是蔡徐坤?流量即原罪之冷思考所謂流量明星,廣泛定義為在大眾市場,尤其是在互聯網受眾市場擁有大批粉絲和極高人氣的明星,他們可能沒有足夠引人註目的口碑之作,但依舊可憑藉身上綁著的可觀流量,受到資本和商業市場的青睞。

一般情況下,轉發明星本人微博需要帶單人話題直接掄,若用快轉方式轉發同樣的微博內容必然會發送失敗,所以粉絲需要在轉發時加上數字、表情或tag(以免被誤認為水軍,粉絲多以加表情的居多)。因掄20條就要進小黑屋,所以需要不停的切換小號周而複始地掄博,且為了方便統計數據,粉絲一般多以二次轉發各個頭部站子的微博為主,數據直觀且便於統計。

流量本並不可怕,粉絲為偶像殫精竭慮也只是在真情實感地做力所能及的事。但當流量造假出現、被默許甚至被鼓勵時,性質就不一樣了,整個娛樂行業便也踏上了走向毀滅的道路。“星援”被查封只是明星虛假流量的冰山一角。

推出來的偶像,刷出來的流量

槍打出頭鳥。行走於娛樂圈的頂流之路,蔡徐坤在頻頻登上微博熱搜證明瞭自身流量之餘,也憑藉這股強大的流量勢頭手握諸多代言。無論是Vivo、歐萊雅、湯臣倍健(300146)、咪咕音樂、Aussie袋鼠發膜、養生堂,還是成為NBA 新春賀歲形象大使,以及Prada代言人,蔡徐坤成為了流量盛宴下最大的受益者。

將時間線撥回到去年8月,從《偶像練習生》走出四個月後的蔡徐坤,一條與新歌MV相關的微博短時間內轉發量過億,瞬間便引發了公眾對明星流量數據的關註。而公眾強烈的關註目光背後是震驚、亦是對數據真實性的存疑。

熱情的粉絲、被推出來的偶像、被刷出來的流量以及瘋狂牟利的第三方,將公眾的目光再次投射至偶像和粉絲經濟產業鏈的暗斑處。

END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娛樂獨角獸。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可在市場“唯流量論”的當下,漂亮的數據遮蓋了太多人的雙眼,或被迫或自願,因此就算沒有蔡徐坤,也會有其他人。

在一切皆可數據化的當下,好看的數據有時便代表著一定等級的價值,雖然數據未必會給明星帶來口碑,但一定會帶來相應的資源、金錢和地位。影視劇綜以及廣告代言對藝人“流量”往往都會有所要求,在趨流量化的市場,流量有時就是核心指標。相較於眾口難調的口碑而言,能夠代表流量的數據顯然更容易被操控。

但今年以來,從擔任NBA籃球形象大使引發虎撲直男不滿、狀告B站再度招黑,到代言Prada引起嘩然,蔡徐坤這一路伴隨著聲勢浩大的流量加持,流量讓他星光璀璨卻也令他如履薄冰。

據CNNIC發佈《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微博用戶規模為3.37億人。參考該數據,轉發過億即相當於全國微博用戶,每3人中就有1人轉發了該微博。較高的“含水量”引起嘩然。因此,當蔡徐坤1億轉發量幕後推手“星援app”被端的新聞出現時,公眾目光迅速鎖定,無論是明星虛假流量還是刷量黑產業都招致了全社會的再次烈抨。

“流量”再次成為眾矢之的。

當“流量”演變成為一種“經濟”,基於市場對流量的追捧,沒有嚴格的監管,此類APP中常出現的造假就成為了一種必然現象。

可一個星援倒下了,依然有無數的APP會替補上來。

說到底,蔡徐坤唯一可被黑的就是他的德不配位。作為粉絲熬夜爆肝推出來的偶像,卻與公眾心目中的偶像卻存在較大差距,這種偏差主要體現在對其實力的質疑。在路人看來,蔡徐坤作為歌手,並沒有具有廣泛傳播度的代表音樂,作為演員,也沒有得以服眾的作品。饒是如此,他依然享受著市場的優待,對比本該站在同一起跑線的口碑藝人而言,無疑是種生態失衡。

圖片來源於網絡用戶通過此類可直接登錄新浪微博賬號,充錢開通會員,微博賬號綁定多個微博小號,大小號同步轉發、點贊、或評論具體的微博內容,明星微博流量翻倍一鍵實現。通過該APP進行刷量的粉絲還可通過組長或經紀公司領取相關任務,任務量完成後可參加線上抽獎活動,以獲得明星簽名照、演唱會燈牌、熒光棒等獎勵,以資鼓勵。

“星援”,顧名思義是援助明星,而所謂的援助方式即借助App為喜歡的明星刷流量。這類APP主要是為粉絲的刷量行為提供極大的便利。具體來看,該APP模擬了微博客戶端,通過對微博加密算法的破解來實現對微博內容的批量轉發,收取用戶費用後,即可進行用戶的指定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