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還稱:“電動汽車已經是美國收入最高的汽車類別

  • 时间:

【高考刺死同班女生】

最後有股東問道,特斯拉會生產水上汽車嗎?馬斯克回答說:“你提的問題非常有趣。”他以自己設計的一款潛艇為例說道:“我認為這個市場會很小。”

對於特斯拉的投資者來說,過去一個月是個充滿挑戰的時期。在特斯拉公佈第一季度交付和生產數據低於預期之後,該公司遭遇了“完美風暴”,多位分析師對其做出負面預測。然而最近幾周,有跡象顯示,特斯拉(尤其是Model 3)可能會在今年第二季度給人帶來驚喜,許多擔憂在很大程度上已經煙消雲散。

關於“增強召喚”(Enhanced Summon)功能,馬斯克承認“我經常對時間框架過於樂觀”。此前,馬斯克已經有幾次預測這個功能“很快”就會到來,但最終“事實證明,停車場的環境非常複雜。”

股東質疑特斯拉處理圍繞公司虛假信息的方式,馬斯克對此指出,這些誤解令人苦惱,但即使特斯拉向主流媒體做出解釋,這些誤解也會被淹沒在文海中。馬斯克承認,當涉及到改變對公司的負面描述時,他有點不知所措,但他對特斯拉超高的安全評級贊不絕口。

關於特斯拉車輛起火問題,馬斯克指出特斯拉發生事故的情況非常罕見,特別是與汽油動力汽車相比。他開玩笑說:“你想要汽油手機還是電池手機?”他還指出,有關特斯拉火災的虛假信息宣傳活動太過荒謬!

馬斯克重申了他對特斯拉全自動駕駛技術的看法。他說:“很明顯,我們正在走向電氣化。顯然,我們正在走向自主化。”他強調,特斯拉的汽車比汽油汽車更受歡迎,購買特斯拉以外的任何汽車就像“騎著馬用翻蓋手機”。

馬斯克吹捧特斯拉在效率方面的領先地位,他指出:“我不想挑奧迪E-tron的毛病,但是E-tron還有相當大的改進空間。自從2012年推出首款Model S以來,還沒有任何品牌的電動汽車續航里程能與其相提並論。” 馬斯克指出,特斯拉不存在“需求問題”。

馬斯克上臺後,首先感謝特斯拉團隊的努力工作。他說,雖然過去的一年充滿了挑戰,但也有很多關於特斯拉的好消息,比如“Model 3在美國的銷量超過了所有競爭對手。”馬斯克還稱:“電動汽車已經是美國收入最高的汽車類別,這非常了不起!”

在年度股東大會上,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回答了許多投資者提出的問題,包括Model 3的產量、電動汽車需求以及未來的特斯拉皮卡等項目。

馬斯克在提及電池業務時開玩笑說:“我們可能會進入採礦行業,電池產量是特斯拉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電池和全自動駕駛。這是最重要的兩件事。”

馬斯克稱,特斯拉正為超級工廠提供資金,使其生產的電池比世界上其他廠商的總和還要多。他戲言稱,3號超級工廠需要空中交通管制,因為所有的無人機都會飛過來拍照。他希望最終在每個大陸上都建立起超級工廠。

馬斯克暗示,在完成一筆“小規模收購”後,特斯拉保險業務即將推出。另外,還需要為該服務重新編寫軟件。

馬斯克提及特斯拉的Cyberpunk皮卡車。他指出,這可能是他迄今為止見過的最酷的交通工具。似乎可以肯定的是,特斯拉皮卡車看起來絕不會與傳統皮卡相似。

馬斯克還討論了超級充電站Supercharger V3網絡的擴展,他說:“超級充電站和服務中心是銷售的關鍵。當你買車時,你買的是自由,旅行的自由。”

6月12日消息,據Teslarati報道,在特斯拉2019年年度股東大會召開之際,正值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處於關鍵性的歷史時刻。對於特斯拉的投資者來說,過去的一年就像坐過山車一樣,特斯拉股價最高升至每股387.46美元,最低跌至每股176.99美元。特斯拉首款大眾型電動汽車Model 3就處於這些劇烈波動的中心。

關於特斯拉電動汽車使用的“星鏈”(Starlink)技術,馬斯克表示,該公司將需要為這些汽車設計更新的天線,因為Starlink並不適用於人口高密度地區。相反,它旨在為全球服務水平低下的地區提供連接服務。馬斯克透露,Starlink天線的大小將和披薩差不多。

馬斯克也認識到其他公司轉向可再生能源支持的交通模式,比如保時捷等汽車製造商有關。保時捷放棄了柴油,轉向電動汽車。馬斯克回憶起公司早期的日子,並警告稱,這些嘗試最終可能會失敗。

馬斯克稱太陽能屋頂已經更新到了第三代,他預計第三代太陽能屋頂成本將與瓦屋頂加上電費相當,更便宜的屋頂意味著更好的經濟效益。

股東們對中國電動汽車增長存在疑問,3號超級工廠每年50萬輛的產量似乎有點兒低?當被問及為何設定這樣的產能目標時,馬斯克表示,從長期來看,3號超級工廠的產能會更高。而且,這更像是個中期目標,特斯拉可能會在中國其他地區建設更多工廠。

馬斯克也強調了電動汽車在維護成本方面更便宜的事實,並稱“現在買化石燃料汽車簡直是瘋了”。馬斯克談到了降低擁有特斯拉汽車成本的所有因素,稱汽油驅動的車輛完全不是競爭對手。

馬斯克同意,在特斯拉網絡/機器人出租車發佈之前提供移動拼車服務,他說:“這可能是有意義的,我們可能會做些類似的事情,有人監督的機器人出租車是一種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