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让人觉得:那些不支持曼联的人都以曼联输掉比赛为乐-旅顺新闻
点击关闭

足球马塔-这会让人觉得:那些不支持曼联的人都以曼联输掉比赛为乐

  • 时间:

抖森疑遭性骚扰

「漸漸地,我意識到足球不只是一項運動。足球引導者許多人、團結着許多人,甚至團結了許多國家:都因為他們對足球有着相同的熱愛。所以,當你披上曼聯球衣時,你會覺得自己很幸運,覺得這是一種榮耀。

然而,球迷們報以曼聯將士的卻是掌聲。「我簡直不敢相信那個時刻。他們高喊着『看看你在哪兒!』在這之前,我真的不知道球迷們對我們會作何反應。如果在另一傢俱樂部,可能就不一樣了。當我看向他們時,他們高喊『明年再來!明年再來!』我真的覺得我們的球迷們值得一個更好的結果。那個賽季對他們來說很煎熬,對我們來說也是。但我們都是這家球會的一份子。要想重振旗鼓,我們必須團結一致。

「當然,效力曼聯也帶來了許多壓力。我們都知道這支球隊的粉絲們習慣了醒來又是一場勝利的日子。當你在它的動蕩期加入時,當你經歷了弗格森的退休和教練的更換,當你試着帶領球隊在6年之後重奪英超錦標時,你當然會感受到來自球迷、來自媒體和各方的壓力。你只能面對它、克服它,而這建立在每天的訓練基礎之上。如果你的方向正確、訓練得當,你的努力就會得到回報,之後面對困難時你也能更加得心應手。所以你需要認清自己的位置。

「我們的陣容很年輕。上一次的首發十一人似乎還是全英超最年輕的。如果現狀還不錯,那未來只會變得越來越好,因為我們為未來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拉什福德只有21歲,但是他已經有了豐富的比賽經驗,也進了許多球。他們在年輕的時候積累的比賽經驗和為曼聯這種俱樂部效力得到的內在提升是無價之寶。同時,他們也需要我們這些老球員的人生經驗。

「我認為索爾斯克亞對此也很清楚。球隊不只需要年輕活力的球員,也需要那些身經百戰的球員,特別是在眼下這種困難時刻。我們最近的引援很棒,他們都是些對成績有饑渴感、經驗豐富的小年輕,像是哈里-馬奎爾和萬-比薩卡。他們曾經有過非常出色的表現,他們也迅速融入了這裏。」

「成為老大哥的感覺還不錯。不管是體能上還是精神上,我感覺自己不管是作為男人還是球員都變得更成熟了。在面對不好的情況時,我更冷靜了,處置也更合理了。不過當我在比賽中表現不佳的時候,我也比以前更痛苦了。

對於馬塔來說,「平台」這個詞很不簡單。2年前,馬塔在一封名為「共同的目標」的集體倡議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該倡議鼓勵運動員向世界各地的足球慈善組織捐出他們1%的薪水。而馬塔是第一個加入此項目的足球運動員。目前為止,已經有108位足球界人士,包括球員、教練以及管理層,加入了此項目,其中女性佔比達到了50%,包括美國女足隊長梅根-拉皮諾和「最美女足球員」阿萊克斯-摩根。

「當我還是一個小孩時,我所敢想的就是成為一名職業足球運動員。我的父親是一名球員,但他從未能夠踢上頂級聯賽,所以我唯一的目標就是踢上頂級聯賽,讓我的家人們驕傲。後來那個目標實現了。再後來,我來到了一家貝克漢姆、吉格斯、斯科爾斯和坎通納們曾效力過的球會。這簡直像一場夢一樣。

「足球不只是勝負。如果你去世界各地看看,你會發現,對有些人來說足球是一種生活方式,對另一些人來說足球是帶領他們走出困境的方式。在那一刻,你會發覺足球不只是一個體育項目。足球為那些想要重建生活的人們提供了一個難得的平台;足球有着世界上最強大的精神力量。」

馬塔對目前參与的人數(不太多)並不感到失望。「有的人會說,沒有多少大牌球員加入了這個倡議。不過,這已經比我們預期的多出許多。最開始時,這隻是一個我們並不知道是否可行的點子。現在,我們證明了這個點子不僅可行,而且有效。對於那些想要通過足球來幫助他人的人來說,『共同的目標』是一個絕佳的平台。現在僅僅是個開始。我們相信它會越來越好。」

上賽季時。胡安-馬塔曾擔心自己可能會離開曼聯。他對此感到很焦慮。「說實話,我當時很迷茫。我自己希望留下,但我不知道會發生些什麼。

(編輯:姚凡)

「但是我不會那麼做。我想說,我想和它共渡難關,我想為冠軍而戰,我想和我的隊友們一起勝利。我想一直呆在這裏,直到恢復它的舊日榮光。」

馬塔希望在足球界設置「百一稅」,一種類似於宗教中「十一稅」的制度,而徵收稅基包括轉會費。「這種『百一稅』實際上是個很好的想法。就說轉會費吧。如果在一筆5000萬英鎊(一托)的轉會中能有1%能拿去回饋社會,那這就會讓職業足球和草根階級、和大眾聯繫得更緊密。這個做法是可行的而且是可持續的。這就是『共同的目標』的真正目的:用足球把人們聯繫起來。

馬塔今年已31歲了。隨着年齡的增長,馬塔的球隊角色中慢慢包括了「傳承球隊文化」。「當你年齡越來越大時,你也可以向球隊灌輸你的經驗了。當我在訓練場上時,我覺得自己和那些小夥子們沒有差別。但當我們開始聊天時,情況就大不一樣了!他們說自己是1999年或者2000年出生的…… 不管是在卡斯蒂亞、在皇馬B隊,還是在瓦倫西亞,我都是最年輕的那個;加入切爾西時我也才22歲,可突然我就成了老大哥了。

「比起談論其他的俱樂部,你們這些記者總喜歡談曼聯。在我來到這裏的第一天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那些體育節目請的權威人士中許多都是前曼聯球員。那些報紙上總是會把曼聯的問題大書特書。這對球員們的影響是巨大的。這會讓人覺得那些不支持曼聯的人都以曼聯輸掉比賽為樂。事實如此。

在退休之後,馬塔也會積极參与體育事業。「就像電影行業一樣,最開始你是演員,退休后變成製片人。」同時,他還有像「共同的目標」這樣的事業。「我會一直做下去的。」當問到他何時會對自己的曼聯生涯心滿意足(從而退休)時,他頓了一下:「我不知道。

「對於任何球員來說,為曼聯效力都是他們職業生涯中能夠大書特書的一筆。並不是誰都能說『我曾為曼聯效力過6、7年』這種話的。這是一種榮幸。在曼聯,看着世界上千千萬萬的粉絲,你會發覺你站在最大的舞台上。

馬塔的曼聯生涯比他在此前任何一傢俱樂部都要長。在馬塔加盟幾個月後,曼聯以聯賽第7名的成績草草收場。這是他們在英超時代的最差紀錄。同時,他們也25年來第一次未能晉級歐戰賽場。在最後一場對陣南安普頓賽后是傳統的「鼓掌感謝球迷」環節,而馬塔卻對此感到恐懼。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些悵然若失的球迷。

「如果有一天我們能夠贏得獎盃、能夠向英超或者歐冠發起衝擊,那太棒不過了。但即使我們做不到,我也會努力提升自己,為球隊的復興出一份力。事實上,這會讓我更開心。因為你並不能夠總是如願以償,但你可以隨時準備傾盡所有,就像我現在一樣。」

「每個人都希望我們表現糟糕。而這讓我們更加團結一致、努力實現復興。這就是這傢俱樂部與眾不同的原因之一。在歷史上它曾取得了許多後人難以匹敵的成就,但當你站在這裏時,你會感到由衷的自豪。如果你想要達到同樣的高度,你需要慢慢來,需要不斷勝利,需要接受俱樂部的文化。文化也是我來到這裏之後學到的東西之一。曼聯的文化是它能夠成功的關鍵,是我學到的最有用的東西,也是那些新來的球員們迅速明白這件球衣的意義的原因。」

「我希望自己能夠留在曼聯,我不想帶着一無所成的感覺離開。這段時間對我來說很有挑戰性,但是我很高興自己挺住了。在沒能上場比賽的時候,在離開球隊的時候,在球隊表現不佳的時候,以及受到批評的時候,對我來說都是一種煎熬。如果我就此放棄我的曼聯生涯,說『我在錯誤的時間來到了這支球隊,但我不想和它一起共渡難關,拜拜了』的話,也許我會感到更輕鬆一些。

「我們已經贏得了歐聯杯、聯賽杯和足總杯,我也在這裏經歷了起起落落。但我想要見證那些真正的『美好時光』。我也為自己感到驕傲。不管是在高潮還是低谷,我都隨時準備着為球隊披掛上陣、在球場上拿出我最好的表現。雖然表現時好時壞,但我對此非常、非常驕傲。

「這表明了她們對此項目的熱誠。這個項目關乎『平等』,而她們不僅為足球而戰,也為平等而戰。即使她們的薪水不足男足球員那麼高,她們依然捐出了1%。她們是我們所有人的榜樣。」

2014年1月時,馬塔以創當時俱樂部歷史新高的3700萬英鎊身價從切爾西來到曼聯。當時,他乘坐直升飛機高調來到卡靈頓,被認為是大衛-莫耶斯最後的救命稻草。現在,這位西班牙國腳是老爵爺退休后曼聯隊中效力時間最長的球員,並且續簽了一份2年、附帶1年延長條款的合約,這意味着他很可能會在老特拉福德球場退役。

8月23日訊 近日,曼聯球員馬塔接受了《每日電訊報》的獨家採訪。在採訪中,馬塔談到了上賽季自己的轉會流言,談到了曼聯最近換血,也對自己剩下的幾年曼聯生涯做了展望。

今日关键词:丰田召回45万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