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精准预测网-旅顺新闻
点击关闭

深圳GDP-深圳的季度GDP增速放缓到5.15%

  • 时间:

罗云熙工作室声明

類似的話也用在了中國整體經濟上。

短期加劇這一調整波動的因素就是中美關係了,今年深圳的出口是負增長。不過,從趨勢看,這一事件的影響已經開始弱化了。2019年8月和9月,出口累計同比分別下滑0.2%和0.5%,較前面幾個月已經大幅窄了。

拿武漢來說,根據武漢人社局發佈的一項武漢地區高校畢業生就業報告,從2007年開始,畢業生留漢就業比例逐年遞減,2007年為55.3%,2008年為52.19%,2010年為50.7%,2011年首次跌破50%,僅47.04%。「211院校」就更加誇張,2010年為38.4%,2011年只有26.45%。也是迫於這樣的現實,武漢於2017年2月首次提出了要實施「百萬大學生留漢創業就業工程」。

或許比較深圳與紐約更合適,紐約州1992年人均GDP達到28482美元。那90年代紐約州的GDP增速是多少?紐約州的增速比美國整體還要慢。

一個地方,只要人才源源不斷的湧進來,那麼它大概率是能混出個樣的。比如美國,儘管從1980年代開始,製造業不斷撤離美國,但全球各個國家的優秀人才仍然跑到美國,美國衰落需要被說了很多年,但至今它仍然是頭號強國。

這些都是短期因素,都將會過去。

但很明顯,這組增速數據有些魔幻,於是我還拉了早些年的數據,2003年到現在,深圳每年的GDP增速見下圖。

是經濟規律使然,那麼就存在硬幣的兩面,中低端製造業在撤出,高端製造和服務業在崛起。轉型從來不是沒有陣痛的,因為轉型除了主動的求發展外,還有很大的被迫成分,其中甚至夾雜着個體的失敗與不甘,而難免將負面影響放大。

再對比一下,根據統計局的數據,深圳上半年GDP累計增長7.4%,前三季度累計增長6.6%。

而轉型成功的關鍵,用大白話講,就是要人,什麼東西都是人干出來的。

發現沒有,深圳的GDP增速步伐非常魔幻。從上面這張圖看,其實深圳GDP失速早早發生了,而不是2019年三季度才有的。

天啦,三季度竟然只有0.52%,這簡直是跳樓了,還在深圳工作的我不禁瑟瑟發抖,明天就該發愁工作了。

這些遷出過程也許是曲折的,其中還夾雜着個體的不甘與心酸,但放到宏觀層面上來講,它並不是壞事,因為它將帶動其他地方的經濟發展,經濟發展就是這樣一層層輻射出去的。就像深圳的製造業遷出,帶動東莞的發展,深圳與東莞並不是只有競爭關係,事實上,合作關係將會大於競爭關係。

1深圳GDP失速了嗎?這幾天,深圳GDP失速刷屏。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港股那點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3人才,還是人才在經濟規律長期作用的必然下(體量變大的必然速度放緩、工資租金優勢消失下必然相應企業遷出),決定深圳未來的是轉型能不能成功。

湧入深圳的人口中,應屆畢業生只是冰山一角,根據2018年最新的數據,深圳市外來人口流入量排名第一,凈流入49.83萬,深圳對人才的吸引可見一斑了。

尤其是,都是年輕的人口,深圳的平均年齡是幾個大城市中最年輕的。大量年輕人才的湧入既是深圳經濟發展有活力、創業氛圍自由濃厚、宜居和政府工作效率高的體現,也反過來為深圳的發展注入了更大的活力,兩者互相正向反饋。

2失速是假,換檔是真不過,可能很快有人發現,雖然不是0.52%的誇張,但5.15%也是多年新低,深圳要不行了。

深圳的季度GDP增速放緩到5.15%,從產業角度看,主要是第二產業的增速放緩所致。2019年前三季度,第二產業累計同比增長5.5%,逐季放緩,第三產業累計同比增長7.4%,表現平穩。

嚇得我趕緊自己去拉了一下深圳的數據,手動算下,2019年一季度增速10%,二季度增速10%,三季度就掉到了0.52%。

由此來看,深圳的增速放下來,是體量變大之後的必然經濟規律。如果體量變大,增速還是馬力十開,那深圳很快將成為宇宙最大的城市。

4結語悲觀者往往正確,深圳確實面臨一些問題,比如製造業遷出,比如高房價。但是,要認識到,這些是經濟規律的使然。

一個因素是經濟轉型換檔期。

深圳這個地方,一直被詬病的是大學教育不行,唯一能叫得上名號的,只有深圳大學,其餘基本是知名高校的深圳校區。但是,大學多並不等於人才多。

2018年,深圳人均GDP是189568元,折算成美元是28647美元,這大概是美國1995年的水平。美國1995年人均現價GDP是28658美元。而美國那個時候的GDP增速是多少?2%到4%左右。而這段時間還被認為是美國最好的階段之一。

比如2006年,前面三個季度都是30%+的增長,第四季度居然下滑了10%,同比-10%,美國金融危機的時候都沒這麼嚴重過。然後神奇的是,2007年每個季度又恢復了10%+的增長。

而深圳,本市大學畢業生普遍不想離開,外市大學生大量湧入。從省內人才流動來看,廣州的畢業生中除了一半左右留在廣州工作外,其餘畢業生遷入的城市中,深圳排名第一。從跨省人才流動看,湖北湖南等外省的畢業生也大量湧入。

深圳政府這些年,也一直有意識、有計劃地推出了諸多優惠政策來吸引人才,這是深圳人才流入增大的一個重要原因之一。自2011年開始,深圳市推出「孔雀計劃」,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給予人才、創業和住房補貼。2015年,深圳市政府為了吸引更多的優秀畢業生,針對畢業生推出了一項租房補貼,這項補貼後來還大幅提高了,本科生達到15000,碩士生達到25000,博士生達到35000。除了市補貼外,一些區還有區補貼。

目前深圳的第二產業佔比還有近40%,這個調整會繼續。

當然,除了經濟規律之外,經濟增速放緩確實還是有些外在因素。

問題出在我們選擇性的忽略了深圳統計局給的附註,從這句話來看,深圳統計局每年公布的數據應該是名義變量,而非按照統一的基期價格核算出的實際GDP,但是深圳統計局在計算GDP增長時,又考慮了價格因素。

但樂觀者擁有未來,只要深圳能源(000027,股吧)源不斷吸引人才,所有短期的擾動都會過去,這座城市的發展一定會更好。對於許多個體來說,在大城市立足從來不容易,而正是這份不容易,才讓我們的拼搏擁有了如此強烈的存在感。

看到這些點,我必須要感嘆一番,我們不強大是沒有道理的,因為我們對自己太苛刻了,要求高。要求高,最後的結果就差不到哪去。

但是,數據都是深圳統計局給的,怎麼就算出問題了?

另外,還有安居房和公租房政策,根據今年的《深圳市公共租賃住房建設和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深圳未來市場60%或是保障安居房。這些政策雖然不能完全解決高房價的問題(事實上,高房價是許多大城市的通病),但能有一定的緩解,令深圳更適合人才的發展。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那麼說明這種計算本身是有問題的。

另外,如果只看2018年和2019年的數據,深圳統計局這裏可能還發生了一個調整。見下圖,上面是統計局直接給的數據算出的2018年單季GDP,下面是用2019年的GDP以及2019年的增速倒推出的2018年單季GDP。可以看出,這裏極大的可能是,2018年初步統計時,一季度和二季度確認的GDP太少,三季度確認太多,於是2019年核算時進行了調整。

但是,就像歷史上許多城市發生過的事一樣,一個城市只要是向上發展,其結果必然是中低端的工業企業逐漸遷出。

11月4日,深圳統計局公布了前三季度經濟運行數據,有好事者一算髮現,深圳三季度GDP竟然只有0.52%。

北上廣深杭中,深圳的第二產業比例最高,佔比近40%,稱深圳是一個製造來城市絲毫不為過。

這是城市發展外在的需要,一個城市要發展,它必然沿着產業鏈條向價值更高的一端奔去。這也是企業內在的壓力,一個城市如果向上發展,它必然會吸引人才,從而推高租金,推高工資,附加價值不高的產業被迫只能遷出。(把城市改成國家也適用,就像上世紀80年代美國製造業的遷出一樣)

現在,我按可比價計算了一下2003年至今的深圳季度GDP增速,見下圖的橙色線,是不是要正常多了,不那麼魔幻了?

今日关键词:蔡少芬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