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快3倍投计划表-旅顺新闻
点击关闭

行业发电-煤电相对于清洁能源发电的优势会被拉低

  • 时间:

印度放宽对华签证

近日,一則關於煤電的重磅消息引發多個行業震動,國務院常務會議召開,會議決定,從2020年1月1日起,對尚未實現市場化交易的燃煤發電電量,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將現行標杆上網電價機制,改為「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機制。消息發佈后,眾多工業企業歡呼,而煤電行業恐怕要幾家歡喜幾家愁了。華北電力大學教授袁家海認為,此次政策調整,將加快煤電落後產能的出清速度。這意味着,一大批競爭力不足的煤電企業將會被整合或出局。

行業洗牌加速,電企或與「煤老闆」抱團

利好實體經濟 用電企業將成最大受益者

一位不願具名的行業分析師向藍鯨產經表示,電廠盈利會分化加大,成本優勢強的大型企業通過降價加大發電小時數,發電量增長彌補有限的電價下調,盈利未必下降還可能上升,而成本高的電廠可能面臨小時數和電價雙降的危機,未來被淘汰可能性很大,但長期看有利於火電企業產能集中。

國信證券研報認為,浮動式電價政策或利好清潔能源發電補貼。轉為浮動式電價政策,後續配合配套分佈式市場化交易(隔牆售電)政策,國內市場化平價新能源撞擊需求將再次觸發,新機制的競價模式或將為清潔能源消納打開空間。

從影響程度來看,受此影響最直接的應屬火電行業。電價是火電行業的命脈,也是其經營收入來源。在新的價格機制下,電價不再是單由政府來進行統一規定,而是會受到大部分電量在市場按供需關係撮合的影響,有所波動。國家能源局全國電力工業統計數據顯示,近年來,火電設備利用小時數一路走低,2011年利用小時數達5294小時,而到2017年僅為4209小時。

袁家海表示:「電力交易市場化的趨勢是一定的。基準價的設置有利於引導下一步市場供需,為市場談判或雙邊簽合同塑造預期,政府不再去干預標杆電價。」

隨着新政的出台,煤電聯動的價格協調機制的歷史使命已基本完成,從2020年起,我國實行了15年的煤電聯動機制即將退出歷史舞台,電力市場化改革應運而生。新機制的建立,將在整個電力行業甚至整個重工業領域掀起一波不小的風浪。

從縱向產業鏈來看,電企或將與傳統煤炭企業開展更深程度的聯營,如國電集團與神華集團的重組,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表示,神華與國電最終聯手,將使得產業鏈優勢互補。煤炭企業與發電企業重組,形成同一主體是煤電聯營的較好形式,能夠形成全產業鏈競爭優勢,發揮協同效應。

能源行業專家表示,新時代下,煤炭企業要想打破這種局面,實現高質量發展,就必須着手尋求業態多元化,同時推進能源轉型升級,着力打造「新業態」。先行實踐者如神華集團,作為我國規模最大、現代化程度最高的煤企,先後「試水」光伏及風電產業,在蘇州舉辦的國際能源變革論壇上,神華集團董事長張玉卓稱,截至2015年,新能源發電業務已經是神華最盈利的業務板塊。

圖表來源:中國產業信息網火電設備的利用率持續低迷,反映出目前電力供需格局仍然寬鬆,因此,在業內看來,電力市場化交易將在一定程度上推動電價下降,短期來看,火電企業的利潤空間將被壓縮。

火電企業直面衝擊根據新政,基準價按各地現行燃煤發電標杆上網電價確定,浮動範圍為上浮不超過10%、下浮不超過15%,具體電價由發電企業、售電公司、電力用戶等通過協商或競價確定。此外,為降低企業成本,會議強調,電價明年暫不上浮,特別要確保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只降不升,居民、農業等民生用電繼續執行現行目錄電價,確保穩定。

火力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

那麼,新政下,誰將成為最大受益者?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表示,目前全國電力供給處於相對充裕狀態,電價在基準價下浮的概率比較大。政策實施后,企業用電成本有望下降,利好實體經濟。

卓創資訊分析師張敏表示,實行電價市場化,最大的受益者還是用電企業,政策導向也傾向於用電企業。此次會議對電價波動範圍進行一定限制,並提出「明年暫不上浮,確保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只降不升」,用電企業生產資料成本降低,使其有更多資金用於生產研發,提高商品競爭力。

可以預見,未來電力企業將進入洗牌階段,兼并重組工作加速。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記者會上表示,要按照企業主體、政府引導、市場化運作的原則,鼓勵鋼鐵、煤炭、電力企業兼并重組,儘快形成一批具有較強競爭力的骨幹企業集團,優化結構布局。電力市場化改革后,電力企業為提升競爭力,將從多個方面進行整合工作,擴大自身在行業中的資源優勢。

清潔能源或「趁機崛起」 煤企應及早轉型

對於清潔能源來說,煤電聯動機制的取消為其發展帶來了重大機遇。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全國火電發電量同比增長5.2%,清潔能源發電量同比增長10%,增速高於火電,長期來看,清潔能源在發電領域的作用不容小覷。有能源分析師表示,今後可能出現煤價上漲而電價不漲的局面,這樣一來,煤電相對於清潔能源發電的優勢會被拉低,對於清潔能源的發展無疑是有利的。在此情形下,清潔能源發電企業可通過加速自身技術創新,推動實現將本降價,從而提升自身企業在新一輪市場競爭中的優勢。

「政策導向是明顯的,國家決定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一方面是為了降低用電企業的生產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基於我國目前煤電行業產能過剩的現狀,想要通過市場這雙無形之手,來達到化解煤電過剩產能,推動火電行業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目的。」相關行業人士表示。

從橫向產業鏈來看,電力企業之間的合作甚至重組現象增多,企業着重尋求多元化業務發展。在未來火電成本優勢不再明朗的情況下,擁有橫跨火電、水電、風電等多個領域的綜合性發電企業的競爭優勢便被格外放大,而在此前的兼并重組工作中,具有談判優勢的,往往是綜合能力凸顯的電力大企,強者更強,或將是未來電力行業的主要特點之一。

今日关键词:腾讯退出拼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