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迎來另一個“美妙”的時刻——數紅包

  • 时间:

【快递员遭投诉下跪】

這個指紋會是誰的,誰能這樣順利地進入新房,又悄無聲息地帶走紅包?

經過勘查,櫃門上的指紋與張某的吻合,而張某的賬號在同時段也有來源不明的存款記錄。

一對新人覺得這個事情奇怪了,家裡沒有被偷竊的痕跡,況且真是小偷乾的,肯定連包一起拿走了,不可能只少一部分,他們報警。

經過對當天跟妝、攝影師等人的訊問,所有的疑點,指向了當天的攝像師——張某。

來源:錢江晚報/浙江24小時首席記者 肖菁 通訊員 朱遠望 張一諾

2019年6月11日,金華市婺城區人民檢察院以盜竊罪,對嫌疑人張某提起公訴。

那一天,一直合作的一家公司,讓他去當跟拍,一天能賺800元,他馬上答應了。

落網後的張某說當時他實在控制不住自己,抓了一把紅包。

這實在太誘人了。張某在網貸平臺欠了不少錢,家裡的面館也負著債......

圖說:櫃門上留下了半枚關鍵的指紋

這時,他看到一扇半開的櫃門,裡面放著新娘迎賓時裝紅包的挎包,紅包太多了,從包里溢了出來。

小魚數著數著笑不出來了,因為明顯感覺紅包少了。

第二天一早,小魚趕回娘家,紅包也不在娘家。

但是,那天小魚這一數,數了一樁刑事案件出來。

2019年4月21日是金華姑娘小魚(化名)的大喜日子,結束一天的迎來送往,小魚迎來另一個“美妙”的時刻——數紅包。

張某,金華人,之前在金華做了十多年攝像,在業界小有名氣,幾年前和老婆開了一家面館,但是業餘也會接活補貼家用。

後來經過和親友們的反覆確認,他們發現,紅包少了十多個,裡面至少有一萬多元。

警方現場勘查,新人家的門窗都沒有被破壞的痕跡,放紅包的包包放在柜子里,最後在櫃門上,警方發現了半枚不是小兩口的指紋。

當天晚上喜宴結束後,新郎新娘下樓送客人、拍全家福,他去卧室補拍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