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人納金寶、王兵依托大新村黨支部書記身份

  • 时间:

【人民日报钟声评论】

“5隊社員,為了大家的切身利益工程已經開工,4隊從昨天已經上人開始擋工,我們5隊也有個別人擋工了三天,下午有閑人的都到大新家園東大門。”

“作為一名社區黨委書記,庭審中鮮活的案例進一步加深了我對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重大意義的認識,同時也更加激勵了社區工作人員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熱情……”

“選舉會場來了好多社會上的‘二流子’,他們身上有文身,戴墨鏡,脖子上還戴著大金鏈子,在選舉現場轉來轉去給助威……”

可這樣一位本應帶領全體支部委員鞏固基層黨組織、發揮基層黨組織戰鬥堡壘作用,帶領全體村民遵紀守法、和諧共處、共同致富的“領頭羊”,為何從昔日的村黨支部書記成為瞭如今坐在法庭上的被告人呢?

在大新村村民眼裡,不管納金寶是彼時的“納書記”,或是後來的“納三哥”,從納金寶擔任大新村黨支部書記的那一刻起,納金寶便是大新村唯一的“一把手”。

2006年,在“納家人”多方“努力”下,銀川市興慶區大新鎮大新村村民納金寶先後如願擔任了大新村黨支部委員、副書記、村書記、村民委員會主任。從此,納金寶登上了大新村“歷史的舞臺”。

“王兵沒當村支部書記前騎著一輛舊電動車,當了3年多村黨支部書記就開上了寶馬車,住著幾百平方米的豪宅……”一位村民說。

正義可能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法庭上,32名被告人所有的犯罪事實一一被呈堂證供,逐案過庭受審……

“納金寶當書記時納金寶說了算,王兵當書記時還要請教納金寶,要經過納金寶的同意……”

“工程我們已經承包出去了,無法給你們乾……”

在大新村村民眼裡,擋工或許是一場為“致富”而找尋的最簡單、最快速的“途徑”,而在大新村村民之外的人眼裡,這就是一場占土為王、目無法紀的搶劫。

庭審6日不停歇,15項罪名數“舊賬”

“合議庭法官各有分工,加班閱卷、寫審理報告、寫判決書,每天工作到晚上十點甚至十二點是常態……”

上任村支書後的納金寶,先後撤掉了大新村部分隊長的職務,在推選新任隊長時,採用撕選票等非正當手段,先後扶持關係親密的王兵、郭向東、陳振平等分別擔任大新村各隊隊長。在該三人與城管工作人員勾結收受村民好處費受到黨紀處分後,仍無視組織紀律繼續任用他們為隊長,並讓王兵擔任大新村衛生專乾,“師傅”也與此同時成了王兵對納金寶的尊稱。

說起“村支書”納金寶,銀川市興慶區大新鎮大新村村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2010年4月6日、7日、8日,銀川市110指揮中心接連接到來自銀川市興慶區大新鎮大新村的報警電話。

“大新村4隊有地的村民,下午2點請到大新家園的二期工地擋工。”

來源:寧夏法治報作者:陳小寧 張懷民

“犯罪事實19起,指控罪名15個,其中涉嫌組織犯罪罪名14個,涉嫌個人犯罪罪名2個(一項罪名相同)……”

“納金寶競選村書記時派人在隊上挨家挨戶給村民送錢、送煙拉選票……”

“彙集有經驗的刑事老法官一起研究修正判決內容,審判輔助團隊一遍遍校稿,14人審判團隊審稿、統稿、成稿。453頁判決書的製作過程,就是一個系統而又龐大的工程。”

數周後,迫於項目壓力和工程進度擔憂,該房地產開發公司決定將項目一期的部分土石方工程承包給擋工的村民方。

“32名被告人,26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24人系大新村村民,其中女性4名……”

納金寶等人的纍纍罪行,一本26萬字的刑事判決也罄竹難書。

“每天閱卷至深夜,周六周天不休息……”

“大新村4隊的村民,趕緊到大新小區東大門集合。”

“現在開庭!”2019年4月22日,銀川市興慶區人民法院大法庭坐無虛席。這起以被告人納金寶、王兵為首的被告人多、案卷材料多、犯罪事實多、社會高度關註、自治區黨委高度重視的涉黑、涉腐、涉毒、涉賭的基層組織群體性案件,依法在銀川市興慶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庭審過程同步向社會進行網絡直播。

有了前面“成功”的“致富經”,就會有“念經”的“後來人”。

“他們侵蝕農村基層政權,給老百姓的生產生活帶來很大危害,群眾都說他們是大新村‘納家軍’,大新村成了‘納家村’……”

“被告人納金寶、王兵依托大新村黨支部書記身份,以家族、宗親為紐帶,操縱破壞選舉,侵蝕基層政權,在徵地拆遷中加蓋違章建築騙取巨額補償,打著村民利益的幌子煽動村民阻擋施工,迫使他人以‘提成’等名義支付巨額費用或將建築工程承包給組織成員,以此大肆斂財,非法獲利;被告人王兵、郭向東等利用村幹部身份糾結村民阻擋施工,強行逼停工程,以提成費、協調費等名義敲詐勒索他人;被告人納金寶利用村支書身份虛構拆遷安置協議騙取拆遷返還面積;被告人唐紹銀、陳振平等組織村民阻擋施工,強迫他人交易工程,非法獲取巨額利益;被告人張川、楊曉明等在拆遷房屋上加建、新建房屋,騙取國家拆遷補償;被告人納金貴等非法占用農用地,為索要錢財非法拘禁他人,為獲取不當利益盜伐林木,提供場所容留他人吸毒;被告人王兵為競選村黨支部書記及為在工程款撥付時獲得幫助,多次向時任大新鎮黨委書記王某某行賄;被告人張川開設賭場抽頭漁利……”

隨著擋工事件的不斷升級,隨著群眾報警電話的接連不斷,隨著惡劣風氣的廣泛流傳,這個地處城郊接合、市委重點規劃、建設項目突起、流動人口眾多的老城區,引起黨委、政府、公安機關的高度關註。

“納金祥沒有當上村幹部,納金寶想當村幹部,你能不能幫幫忙,讓納金寶進入村支部委員會?”

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把“利劍”如何錘煉?

“打擊黑惡勢力,弘揚社會正氣,讓遵紀守法的公民理直氣壯。此案的公開宣判,就是寧夏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發出的最強信號……”

近乎瘋狂而又野蠻的“擋工”,讓開發公司痛苦不堪。為確保施工進度,最終,該公司不得已與簽訂合同的寧夏某機械公司解約,轉而與郭向東、納金貴、閆紅平等人商定,由大新眾合公司承攬案涉地塊的土石方工程及圍牆砌築工程……

“那不行,你們工程占了我們村上的地,土方工程應該由我們村上乾,你們不給我們土方活,村民們擋工,你們也乾不了……”

“擔任審判長的王院長感冒發燒,咳嗽不止,每天帶病工作,堅持和其他合議庭成員加班加點……”

“納金寶雖然不再擔任大新村黨支部書記,但憑藉其與王兵的關係,大新村地界的工程其仍然繼續參與‘協商’、‘談判’,並參與施工……”

據銀川市興慶區大興鎮委員會任職文件、農村幹部履歷表等資料顯示,2006年至2013年期間,納金寶先後被任命為興慶區大新鎮大新村黨支部委員、副書記,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

一個以納金寶、王兵為“書記”,以陳振平、郭向東為副書記、村委會主任,以張某某、吳某某為村委會委員,以納金貴、項某某、趙某某、閆某某、蘇某某為隊長把持大新村基層組織的隊伍,悄然形成……

“被告人納金寶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妨害公務罪、窩藏、包庇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詐騙罪、非法占用農用地罪、職務侵占罪、行賄罪、盜伐林木罪、開設賭場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2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王兵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妨害公務罪、窩藏、包庇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詐騙罪、非法占用農用地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23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

“庭審活動持續6天,每天不少於8個小時……”

“時間跨度近10年,偵查筆錄1400份,案件卷宗230本……”

“沒想到一個村委會能形成如此巨大的利益鏈條,犯罪事實簡直讓人觸目驚心。”銀川市興慶區人大代表、崇安社區黨委書記陳愛梅現場旁聽庭審後發自肺腑的說。

法庭上,一句句鏗鏘有力的判詞,一項項被告人的犯罪行徑,一條條刑罰的判定,一行行悔恨的眼淚,無不講述著這個集團曾經“稱霸一方”的終結和“牢獄生活”的即將開始。

一場“志在必得”的擋工,拉開帷幕……

瘋狂擋工謀私利,強迫交易惡名揚

把持基層黨組織,坐牢坐穩“一把手”

2018年3月12日,原大新村地域上一塊招商引資建設項目工地,寧夏某機械公司工程隊進駐準備施工。該村黨支部書記王兵、村委會主任郭向東多次召集會議,與時任村辦企業大新眾合勞務公司總經理、3隊隊長納金貴等人商議強行承攬上述工程。會後,該村4隊村民微信群立即發出了擋工“集結號”,5隊村民微信群隨後也發出了“動員令”。

“項目一期在2010年開工時遭到納金寶組織的村民擋工2周左右,在現場組織擋工的是幾個年輕小伙,目的是承包該工程裡面的土石方工程,最終該項目一期的部分土石方工程承包給了納金寶。因擔心納金寶再次組織人擋工造成麻煩,避免重大經濟損失,所以二、三、四、五期的土石方工程後來也承包給納金寶幹了。”該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工程部甲方代表說。

一切來之不易,又豈能輕易丟棄。“納金寶擔任村書記時提拔好多人乾隊長,納金寶被撤職後,‘納家的人’還是在村隊上任職,對納金寶或者納家在大新村的地位沒有任何影響……”

“你們想開工,就把工程給我們乾,不然你們開不了工……”

“非法擋工,不僅耽誤企業建設工期,給企業造成巨大經濟損失,更是一種不良社會風氣,影響了整個投資營商環境和公平發展的社會秩序……”

“每天早晨六點半前往看守所提押,每天晚上十點還押完畢駛出看守所……”

2019年5月25日,隨著銀川市興慶區人民法院一聲有力的法槌聲敲響,群眾眼中“納家軍”的纍纍罪行畫上了終止符,標志著銀川市興慶區大新鎮大新村“納家軍”黑社會性質組織徹底覆滅。

“本院判決如下……”5月25日,銀川市興慶區人民法院大法庭再次座無虛席,32名被告人依次被帶入法庭,等待他們的是法院神聖的判決。與此同時,網絡直播平臺早已準備就緒,法庭宣讀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會同步傳向法庭外的每一個角落,猶如一把“利劍”從天而降……

“徒弟”王兵任職期間,繼續扶持郭向東、陳振平二人分別擔任大新村村委會主任、黨支部副書記,扶持納金寶的哥哥納金貴擔任大新村3隊隊長及村辦企業大新眾合勞務公司經理……

……每一項與案件密不可分的數據,背後都承載著一段故事。這段故事散開了,是興慶區法院幹警辛勞奔波的時光;串起來,抒寫了“興慶家庭”為維護法律尊嚴、維護公平正義奔跑的日子……

……2010年4月的一天,位於興慶區某房地產公司開發項目的一期建設工地現場,來自大新鎮大新村9隊、10隊的30餘名村民,有的擋在挖掘機的前面,有的謾罵現場工作人員,有的往施工人員身上揚土,有的往工作的挖掘機上扔石塊,甚至有村民爬上了一臺挖掘機的操控室,導致挖掘機失控,不僅差點砸到挖掘機周圍的人,而且這位村民也從挖掘機上摔了下來,打人、砸東西等接續上演,施工場面失控……

這一切,都得從競選說起。2004年,納金寶的大哥納金祥在競選興慶區大新鎮大新村村民委員會主任期間,納金寶及其家族成員採用請客送禮、威脅等不正當手段幫助納金祥拉票,雖然後來納金祥未能如願,但此次全部“投資”卻為日後“納家人”再次競選大新村黨支部書記作了“鋪墊”。

“納金寶在一期項目施工過程中又嫌石料回填的價格太低,就停止施工並指揮挖機公司將施工道路堵上阻止施工,之後項目部給納金寶付清欠款後,納金寶才停止擋工,項目部連夜找其他施工隊繼續乾納金寶剩餘的砂石料回填工程。”實施建設項目的某建築公司員工說。

2012年,納金寶因非法轉讓土地使用權被撤銷黨內職務。“徒弟”王兵通過納金寶的扶持、指導,向時任大新鎮黨委書記行賄、請客送禮等不正當手段,“接棒”大新村黨支部書記、村民委員會主任。

“110嗎?友愛中心東邊工地上,開發商和當地村民發生糾紛,請迅速派警察到場維持秩序……”

“白法官有兩個孩子,老大每天放學後到院里來寫作業,老二一直由老人照看,孩子生病也是老人帶著就醫……”

453頁判決書,掃黑除惡揮“利劍”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不把黨紀國法當回事,遲早會出事。”在大新村觀看法院庭審直播後,該村一位老黨員由衷地感嘆。

453頁26萬餘字,一本沉甸甸的刑事判決書昭示了納金寶等被告人的纍纍罪行,記載著嚴格的刑事案件訴訟程序,書寫著每一名被告人曾經危害社會的犯罪事實,裝訂著法院幹警一滴滴辛勞的汗水,展示著國家打擊黑惡犯罪的堅定決心。

“案件庭審期間李法官妻子入院待產,妻子生產後,忙著寫判決的他沒請一天假去陪護……”

“納金寶、王兵等長期把持基層組織,謀取私利,危害社會,危害群眾,給黨和政府造成了惡劣影響,將他們繩之以法,大快人心……”

“納家勢力大,村民在納金寶面前都說不上話,村裡所有的活,他們說讓誰乾誰才能幹,他們幹了好多工程沒有人敢搶……”

在接下來的幾天內,施工現場擋工的村民,有的以未簽訂徵地拆遷協議、未收到補償款等為由,阻撓施工方施工;有的以鋪設的防塵網費用沒有賠償為由,撕扯施工人員;有的將自家鏟車、轎車停在工地上,阻擋施工和車輛進出;有的以辱罵、威脅等方式,阻撓施工方拉磚貨車進入工地;有的跳進正在挖掘的土坑裡,有的搶奪施工人員手中的鐵鍬,對施工人員進行毆打;還有一位村幹部的家屬帶頭爬進正在施工的鏟車,站在上面煽動現場數十名村民阻擋施工;甚至在公安民警現場處置過程中對民警進行圍攻、推搡、撕扯,阻礙民警依法執行公務,並致使毆打民警的村民擺脫民警控制逃離現場……

據統計,在4月22日該案庭審首日,除在法庭現場旁聽庭審的各黨政機關幹部、基層黨組織負責人、被告人親屬等,法庭外,通過網絡直播平臺在線同步觀看庭審活動的人數多達40.9萬餘人,刷新了此前直播平臺單次觀看人數的紀錄,5月25日的庭審直播活動,更是有57.5萬人通過網絡直播平臺在線觀看,並有1000多條網友留言。此案的公開庭審和宣判,奏響了有黑必掃、有惡必除、有“傘”必打、有腐必反、有亂必治的時代強音,掀起了寧夏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新高潮。

“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個圈子,是一個利益鏈條上的人,其他人也進不到那個圈子裡……”